隨時看、隨時學 - 一門七堂課,10 小時紮實線上攝影課程,多年攝影教學、寫作經驗的心血,包含最基本的「器材基本認識」以及「攝影入門觀念」,搭配深入淺出、靈活教學手法,將解答你心中困惑許久攝影問題,並且擴充你的攝影知識觀念 – 絕對是你從未體驗的攝影知識課。 - 點我報名

送走 2021 年,迎接 2022 年,而從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會做這「跨年」的儀式? 嗯,就我的印像是, 1999 跨 2000 ,迎接千禧年那一年,這一年的跨年,不但是正式跨入西元 2000 年的一個新的千年外,同時也考驗著電腦會不會因為從 1999 跨到 2000 年所造成的程式錯誤,誤判斷為 1900 年危機,大概自從那時開始,我們好像連續跨了 21 次的跨年活動。

 

 

.跨年的意義

隨時看、隨時學 - 門七堂課 – 10 小時紮實線上攝影課程,多年攝影教學、寫作經驗的心血,包含最基本的「器材基本認識」以及「攝影入門觀念」,搭配深入淺出、靈活教學手法,將解答你心中困惑許久攝影問題,並且擴充你的攝影知識觀念 – 絕對是你從未體驗的攝影知識課。 - 點我報名
隨時看、隨時學 - 門七堂課 – 10 小時紮實線上攝影課程,多年攝影教學、寫作經驗的心血,包含最基本的「器材基本認識」以及「攝影入門觀念」,搭配深入淺出、靈活教學手法,將解答你心中困惑許久攝影問題,並且擴充你的攝影知識觀念 – 絕對是你從未體驗的攝影知識課。 - 點我報名

先不講跨年是否為商人炒作的活動與商機,這跨年對我們自己來說,又是什麼意義呢? 除了送走舊的一年,也迎接新的一年,1 月 1 日這一天特別的重要,象徵新的一年,應該要有新的作為、新的計畫,去除舊的習慣,培養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我覺得這些太過嚴肅了一些,就人體生理時鐘來看,1 月 1 日並沒有比較特別,只是這一天是日期計算上較為特別的一天,自 12 月 31 日子夜 23 點 59 分 59 秒,跨到 1 月 1 日子夜 0 時 0 點 0 秒,我們身體、生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最多是因為歡慶新的一年,腦內多巴胺分泌的多一些,生理更為亢奮一些,就生理上來說,並不會有什麼生理節日。

但心理上可是大有改變,相信不少人會在每一年的今天,立下了新的計畫,而我過去幾年確實也做了一些新的計畫,就像去年 2021 年我曾經立下「每日連續運動 30 分」的計畫,直到 5 月疫情爆發後而中斷。

除了立下新的計畫外,同時我們也會檢討去年有哪些事情沒做好,不過…,要檢討哪些事情未完成、失敗好像每天都可以做這件事,但從這一天開始,也是別具意義,雖然無法今日事今日畢,但也許可以「今年事,今年畢」。

整體來說「跨年」這儀式很重要,讓我們多了一個藉口開心一下,讓我們多了一個日期來做一些計畫的的開始,心理層面意義,遠多於生理上的影響 (生理上最多是多熬了一個夜)

 

.2021 是好年嗎?

記得去年這時刻,期待 2021 能會比 2020 來得更好,確實自疫情爆發以來,2020 真的是人類史上…,稱不上最糟糕,但也好不上哪的一年,在 2020 年末開始施打疫苗,而我們也自 2020 年 3 月開始可預約疫苗施打,直到 5 月的三級警戒直續了 3 個月,讓我們也感受到國外疫情對經濟與生活的衝擊,慢慢自 9 月開始回復到某程度上的正常生活。

就算是更新、傳播力更強的病毒變種 Omicron 也在世界各國旋風式的席捲帶來強大的感染,我們還能擁有大型的戶外集體活動,這個跨年也算是 2021 年底一個小確幸,也可算是帶來 2022 年更好的展望的機會。

我們想想,2020 年時,會預期 2021 年會是這樣子的生活嗎? 我們不期望,也是想不到,但它就是這麼發生了,而相信全世界所有的人,應大多數都認為 2021 年會是比 2020 過的更好,是有更好一些 – 就疫情來說是更好一點,但卻也發生更多國際政治動蕩不安,比如緬甸軍事政變、巴基斯坦與以色烈的炮火互相傷害,到了年底又發生俄國與烏克蘭兵戎相見的局面,全球供應鍊大洗牌,各行各業原物料上漲等問題,說 2021 年有比較好嗎? 又好像沒有。

 

.2022 年會是好年嗎?

嗯,不知道,但期待,正常的人應該是期望更好一些,唯獨少數在某些領域有鑽研的專家、學者們,在自己的領域內,較能比我們看得 “遠一點”,能稍稍預測 2022 年在自己研究的領域是往好的、壞的、持平的發展,而身為普通平民白姓的我們,只能正向,帶點盲目期待世界會更好。

 

.2022 年新計畫

我,也許會有新的計畫、新的改變,但不是因 2022 年才開始,而是自去年就慢慢在改變一些…,工作內容的改變,除了課程更加強「線上遠距課程」之外,接近年底,也開始多了更多直播、影音內容的製作,雖然我仍覺得實體的面對面與人接觸是更棒的與學生一同「參與課程」的方式,但在現況下,朝著線上發展也未嚐不是一件選擇,將它視為「全新的一件工作與挑戰」,可算是我 2022 年新的工作上形式的轉變。

另外就是「內容」上的改變,我已經不再 (或很少) 再寫攝影方面的「基礎教學」,而漸漸帶著我的讀者們一同認識「自己與攝影」的關係,就像是你看到的這一系列 [照片之後] 的文章,就是透過一張照片,試著告訴每一個我的讀者,我從這張照片內,自己感受到、學到什麼,這麼一寫,也寫了第 65 篇,而在這過程中,我從自己照片中挖堀出非常多「自己原本知道,但沒寫下記下,遺忘在腦海中的事情」,重新透過這種「一圖、一文」的方式,慢慢認識自己,最終是想要了解自己,為何喜歡攝影、成為工作、成為生活、成為生命的方向與方式,而不只是將它視為一項興趣,或拿它為了工作而已

你呢? 你有沒有對於 2022 年有新的「攝影的想法」要去追尋與實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