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得士 MindShift 「BackLight 逆光」系列團購,可裝得下 2 機,以及 5-7 鏡不等 -> 點我團購

最近為了辦國際駕照,而拿了三年前辦的駕照去監理所辦,要求的是近 6 個月內的照片,本來是想說,我這兩年並沒有什麼太大改變,不如…,就拿一張最近拍的去吧? 但想想還是去相館重拍一張好了,拍是拍了,但並不是很滿意相館拍出來的照片,不滿意的除了是整張照片沒有光線層次,曝光過度外,同時也與每天在鏡子前看得到我落差甚大,讓我思考了「自己的人像攝影」這件事。

更多 [照片之後] 文章請點我

[照片之後078] 景像與失敗的人像照

 

文章陪讀

 

.自己的人像攝影

透過觀看由他人拍我自己的照片,我心裡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感覺,一來是在想照片中的自己在想些什麼,其次是想著…,這幾年自己改變了些什麼? 除了外貌上呈現年紀的增長,就像像中年男子髮量變少、身材變形、體力大不如前、新陳代謝變差之外,還有什麼?

這些年工作也都是以「攝影」各方面的業務為主,而這二、三年又以影像製作開始接觸、出發,覺得事情變的更多外,好像也沒有因此賺到更多的收入,又因為疫情的關係,讓這兩、三年努力暫時「泡在湯裡」面動彈不得,一想到這裡心裡又難過了起來。

還會想到一個更怪的念頭,平時都是自己拿著相機拍著別人,但這次是別人拿著我的相機拍我自己,當看到這張照片,我感覺像是靈魂鑽進了別人的身體裡,操作這台相機來拍照的奇怪想法,此時看著照片中多年前的自己,是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人站在那兒,猜想他是為什麼擺這個姿勢拍照,時間隔著越久,這猜想也就更多一些。

 

.自己看起來如何?

除了現在發福一些的身材之外,自己又看起來如何呢? 嗯,好像皮膚比較緊緻一點,髮型不同,也較為茂密一些,戴著那副多年的黑框眼鏡,下巴還留著些鬍子沒有刮乾淨外,就這樣子的照片,好像也看不出更多些什麼,但如果「更放大一點看,你會發現對焦點並不是對在我自己,反而是對到廣場上的其它人。

這也好,讓自己稍微模糊一點,讓照片中的我與背後的觀光客,產生一些疏離感,啊不對呀,如果對準焦在自己的話,讓背後的景深更淺一點也是一樣的效果不是嗎?

不,還是有點不一樣,這張照片雖然是張拍壞的意外,但也是可以解釋成另外一個故事 – 我,並不屬於「這裡」的一部分,就像是個輕輕的來又輕輕得走的過客,並不存在這裡,再模糊一點的話,就更不屬於「這裡」,比起地上的鴿子更沒有存在「這裡的感覺」。

真是意外,當過了七、八年後再看這張照片,會有這些想法,如果當時我就有這想法的話,我或許或採用更大的光圈,讓我更加的模糊一些,讓上述這想法能更「強烈表達」一些。

 

.做為光圈控制景深

要控制景深的前是,是你的器材足以讓你達到「景深明顯的變化」,如果器材在景深變化上並沒有太多的選擇改變,那你就像是少了隻畫筆、畫盤上少了些顏色的畫家一樣,有一些「東西」是你改變不了的,創作上就少了些工具。

影響景深不只是「光圈」,當然包含了「焦距」「對焦距離」等等因素,但這兩個因素都會改變構圖,一但構圖改變了,這張照片就不會是以半身的方式記錄在這張照片裡,所以當你想要控制景深的話,在構圖不變下,還是回到「光圈」才能做到。

 

.手機相機

手機相機由於「實體焦距過短」的關係,在景深計算上,顯得景深非常大,這個「大」足以在這樣子的構圖表現下,就算沒對到焦,也可以讓整張照片都清楚,所以有時我對於手機在強調「對焦」速度與精準度上的廣告,有一點不以為然,因為已經達到所謂的「超焦距」,你對畫面哪,整張照片都依舊清楚。

這也是有好處的,與其你拿著一台相機來拍,卻不懂得對焦,拍出一張亂七八糟的照片,不如給你使用更簡單的東西來拍照,你會更有成就成,但反過來說就是,當你想要有一些變化的話,你就是缺乏一些「功能」,那你就得放棄這樣子的構圖表現。

 

.景深

在我的課堂上,談到「景深」這一塊,我總是強調一點「該留下來的要留,不要的移出景深之外」,但這不是重點,該想著「為何要留,或是不留」,你做的選擇要有意義、目的,而不是一味追求淺的景深、大的景深。

這張照片是單純的意外,對焦在後頭,景深不足下,放大看我是脫離了景深之外,但這也讓我重新解讀我在「這裡的角色」只是個「來了、看了、就走了」的觀光客,與這裡沒有任何實際生命的連結,當時如果光圈再大一點,這樣子的感受或許再強烈一點。

這就是為何「景深」做為構圖的工具,也做為表達你與現場當下的關係呈現的方法之一,如果你也懂得運用這一點的話,你會對攝影這件事情,不再只是追求單一畫表的表現,而追求更多「你與這個世界的互動存在」的關係表現。

更多 [照片之後] 文章請點我
[團購] Marsace MT-01 超沉穩、超低角度三腳架,最大載重 75KG,加增 Marsace MPC-03 便攜手機夾-> 點我團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