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得士 MindShift 「BackLight 逆光」系列團購,可裝得下 2 機,以及 5-7 鏡不等 -> 點我團購

如果列舉五樣風景攝影必備的攝影配件,我想快門線絕對會是前五名,甚至是前三名,基本的快門線是讓我們的「手遠離相機」,進階的快門線還有更多功能與變化,比如說「縮時攝影」必備,但是許多人把「快門線與 B 快門」之間的關係,好像有點混淆了。

更多 [照片之後] 文章請點我

[照片之後072] B快門、快門線、古騰堡與新名詞

 

文章陪讀

 

.老師的角色

身為老師,總是可以聽到許多學生奇奇怪怪的問題,我並不會對這些奇怪的問題感到任何困擾,因為蒐集好這些奇怪的問題,可以成為我的攝影教學素材外,也能知道學生到哪裡不懂,哪些部分該放入課程裡面。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簡單說的話,傳道是「以身做則」,授業是「教導技能與知識」,解惑則是「解決他們的問題」,這四句話做起來真難,後來我才有更有感發現,這四句話不只是這意思外,同時間還是有「順序與輪迴」。

傳道我覺得我能做到,授業是我平時不斷努力的工作,解惑也是每天在網路社群裡回答問題,解惑則是面對學生四面而來的奇怪問題,我自己也不敢百分百說我能回答,所以又回到「傳道」這一部分 – 身為老師也該自己以身做則,自己「再學習」以成為學生的模範…,好吧,成為學生的參考對像。

 

.混淆在哪裡?

其中一個面對的怪問題就是「B 快門一定得搭配快門線」,許多遇上的學生都這麼說,不是說「用B 快門就要快門線」不然就是「快門線必需要搭 B 快門」,這其實不無道理,但也沒道理,學習上要懂得知道「B 快門與快門線」的關係是什麼。

B 快門,簡單說是透過「按住快門釋放鍵」,快門此時打開,當你放開手,快門就收合結束曝光,但手指一直按住相機會有二個問題,不但會很累,同時也會造成輕微的相機晃動,此時快門線就有用了,快門線將相機的「快門釋放鍵」延伸至快門線上頭的開關,就能解決上述的二個問題。

但,真的沒有快門線,就不能用 B 快門嗎? 我曾經試過一種方法,當手指按下去後,用「膠帶」貼住快門釋放鍵,結束時再將快門撕開就好,至於「晃動」的問題,則是透過相機「倒數計時」來解決。

另外快門線也不只是用在 B 快門,在某些主題上也需要,比如「飛羽攝影」,當看到被攝物進到畫面裡,伸手再去按下快門已經來不及了,但手一直放在相機上也很累,此時「快門線就像一把槍」一樣,一看到物體,手指按下板機「拍拍拍拍拍」的開始連結。

所以「快門線」與「B 快門」是不同的觀念,只是可以結合在一起使用,甚至說 B 快門只是快門線的其中一個運用,但也非「必需」,弄清楚這二個觀念,比你死記去學會來得重要。

雖然我自己知道,但如果我沒接觸過更多學生,我不會知道那麼多學生是用「死記的方式」來學習這二個觀念,不但誤解快門線的用意,也誤解了 B 快門的用途。

 

.新名詞

除了既有的名詞需要「授業、解惑」外,還得面對每天產生的「新名詞」,這個才是身為老師,要不斷去各大網路社群,看看別人都在討論什麼,增廣見聞,這才是老師另一個工作

比如說有幾個近似名詞到,現在我都問不出差別「移焦、脫焦、跑焦」這三個的差別在哪裡? 移焦比較有確定的說法,就是對焦平面並非在對焦點上,而會前移或是後退,這點在 DSLR 上很常發生,但是「脫焦、跑焦」又是什麼意思? 在很多地方看到,許多人都會用上這二個名詞,感覺他們是懂得用的人,追問一下,在不同人筆下說的又是不同的意思。

以「符號學」的角度簡單來看,重點是不在名詞本身,而是它背後代表的意義,這才能讓我們溝通,聚焦在同一件事情,如果我們討論一個複雜問題,溝通過程彼此「名詞用的一樣,對名詞的認知不同」,那就很難聚焦在問題的解決。

比如說「A 相機很常對焦不準」,這裡的「很常」就是需要討論,什麼叫「很常」? 比例是多少? 每個人心中那把尺是不一樣的,如果我們定義,所謂的「很常」是指 10 次中會發生 5 次以上稱之為「很常」,那麼溝通會比較聚焦一點。

身為老師,我常常遇到學生「新名詞」的困擾,光是「脫焦、跑焦」我都無法確定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教導學生? 雖然我對這二個名詞有一定的見解,但不代表學生理解的跟我一樣,更無法代表與外頭使用這兩個名詞,是相同的解釋。

「新名詞」不是不行,以英語來說,每年都會有數十上百個「新名詞」,出現在我們生活,而「新名詞」本身我也覺得是好事,因為生活越來越複雜,用新的名詞來定義某些事情、東西、現像,好讓我們溝通清楚、快速,這是好是,只要我們清楚知道,你我共同用的「新名詞」指的是同一個概念就好

新名詞的建立並不全然是好事,若既有的舊名詞已經有得定義,那我認為再創見新名詞的就不大好,甚至是會造成「誤解」,比如解釋「移焦」的現象,被不懂移焦的人用「脫焦」來形容,那麼更多人不去討論「脫焦」是什麼意思,那麼同一件事情被一個新名詞來解釋,那麼這反而造成討論上的失焦。

 

.這是無可避免的現象

當古騰堡發明了印刷機,知識份子緊張了,擔心無知的百姓有了知識,他們的權威會受到挑戰、動搖,難道我們就該去阻止古騰堡發明印刷機嗎? 同樣的新名詞確實能更傳神、精準的形容新的對象、現象,但要擔心他會造成我們更多誤解,而去禁止人們使用、創建新名詞嗎? 當然不行。

如果真的禁止的話,那麼住在極圈裡的愛斯基摩人,可能因為少了一些對於「雪」的字詞說明,而可能是相當危險的一件事;愛斯基摩人對於「雪」可是有數十種以上形容「雪」的形容詞,比如「堅硬的雪」「鬆軟的雪」,若少了這二個字,一腳踏進雪堆裡,可能就這樣沉了進去,死在裡頭。

新名詞不是不行,但重點是「用的方式是相同」,以上面例子來說,若二個愛斯基摩人對於眼前「雪的名詞」用途不同,很可能帶路的那位死在「鬆軟的雪堆裡」,那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但今天我們並沒有這麼生死交關,用錯一名詞就付出慘痛的代價,只是如果我們要弄得清楚一點,那麼「新名詞」或是「名詞」的使用,就要特別的留意、小心,對於問題的討論,才能獲得途徑得到答案。

更多 [照片之後] 文章請點我
[團購] Marsace MT-01 超沉穩、超低角度三腳架,最大載重 75KG,加增 Marsace MPC-03 便攜手機夾-> 點我團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