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看、隨時學 - 門七堂課 – 10 小時紮實線上攝影課程,多年攝影教學、寫作經驗的心血,包含最基本的「器材基本認識」以及「攝影入門觀念」,搭配深入淺出、靈活教學手法,將解答你心中困惑許久攝影問題,並且擴充你的攝影知識觀念 – 絕對是你從未體驗的攝影知識課。- 點我報名

image.php.jpg

夏季銀河季,還不會拍銀河嗎? 這裡教你怎麼拍 圖文版 / 影片版

* 作者:奧立佛薩克斯
* 原文作者:Oliver Sacks
* 譯者:孫秀惠
* 出版社:天下文化
* 出版日期:2008年08月29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161760
* 裝訂:平裝

簡介:

奧利佛薩克斯不只是位醫師,也是個自然主義者,因而對疾病與對人同感興趣。面對腦部與神經的各種複雜難解之疾病,以及深陷疾病之中,感到茫然、甚至受苦的靈魂,薩克斯醫師以其觀察入微的眼、溫厚善解的心、生動流暢的筆,寫下了二十四個患者的故事。其中有病人的心路歷程、有自己的省思體悟,更有自己和病人深刻而動人的互動,展現了薩克斯醫師深入探究的好奇心及設身處地的同理心。而薩克斯醫師種種有趣的思考及細膩的心思也在字裡行間自然流露,人文關懷不時躍然紙上,扣人心弦、引人入勝。

心得:

我們還能閉門的告訴自己,我們心裡所做的任何想像、任何感覺,都還只是透過較為形上的角度告訴自己 “這是我理性思考後的決定” .你還可以這麼安心的回答他人嗎?

人為心之器,其實我們一直都被那句話--笛卡爾的那句話「我思,故我在」,以笛卡爾的醫學科學,也僅能想像到那裡,但這卻影響了我們三百年來的人文、科學、醫學的思維。就如作者說的,自佛洛伊德後,他們是最後一批將心裡與身體視為一點來看得人,以至於現在我們聽的、學的都是「沒有身體的心理學」及「沒有心裡的神經學」。

我們無時無刻的透過每一個感覺來協調我們認知、接受,你可曾想像 ”視覺” 竟然需要 ”觸覺” 來配合,才能理解事物嗎? 這裡就想到生態心理學家Gibson提的 “Affordance” 的觀念,不過他用另外的角度來看我們如何形塑我們認知與心裡,但卻同時期的醫學、科學、心裡學、社會學,似乎都有默契的關注同樣方向的事情,也就是,我們以為我們身為 “人” ,對於任何事情的理解與想像,都是透過我們大腦的理解,而任何訊號的接受,透過雙眼、雙耳聽到、轉變為一連串的電子訊號經由神經來傳達至我們大腦,大腦各部位各司其職,以至於我們產生了”認知” “學習” 等一連串學習,都是以大腦來做決定。

其實很難想像,我們看前所看到的 “杯子” “鍵盤” 沒有了觸覺,我們也許認不那麼出來,眼前的東西就是我們所認得的東西。

有興趣的話,看這本書的第一篇 “不足” 裡頭每一個病例都足以讓你打開另一種認識自己的病例,且十分的有趣簡單。

套用一句梅洛龐蒂的話:「我的身體可見亦可動,它處於事物之列,是諸事物當中之一物,被凝結在世界的織構中,它的內聚力就是一個事物的內聚力。但由於我的身體運動自身並望外看,所以它讓諸事物環列在四周,四物成了我的身體本身的附件或延伸,被鑲嵌進身體的肉當中,成為其完整定義的一部分,而這世界也是由身體的相同質料所製成。

另外還有一段也是十分描述身體、認知之間交感的關係:「既然萬物和我的身體同樣的質料所構成,身體的視覺就必然以某種方式在萬物中形成,或者,萬物的明顯可見性必然以一種私密性的可見性在我的身體中複本化

結合梅洛龐蒂的觀點,簡單的說就是:他認為我們身體是以某種類似於大自然萬物相同的質料所構成我們的肉身,而唯有透過我們是大自然彼此近似的互動,我們的視覺才產生了作用,就如同大自然有一部分內嵌在我們身體中,於是我們才能對大自然環境產生共鳴與互動。當然,以他晚年所發展出的身體現像學並非僅此於止,但是在20世紀中卻是一項極大的知識論、認識論的轉變,有機會將笛卡爾所給我們那「心的牢籠」中掙脫開來。


最後分享一個問題,這問題小則是心理學、醫學的問題,大著,可以擴大到社會學、文化議題,那問題就是…

你的右手不在你的視線中,同時靜靜的躺在某處,你怎麼知道他在哪裡? 還屬於你的嗎?

想知道答案嗎? 找這本來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