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腳架構圖,有沒有發生「很想要精確的微調腳架,雲台一調就過頭」這時候你需要這好玩具 - Marsace DW-4 快裝板齒輪組件,可以 「很精準的控制相機角度、水平」 符合 ARCA SWISS 快拆規格,好拆好裝好調整 -> 點我來購買

20120614

[團購] 沉穩型 Marsace DT-2541T,輕巧型 Marsace UT-26 現正團購中 -> 點我團購

一天中,我們跟多少人擦肩而過?

 

經常時侯,我們總會怕冒犯人,而不敢直視人看,久而久之我們也就習慣做著自己的事,拿出手機上上網,或是裝作如入無人之境自顧自的聽起耳邊響起的音樂,我們很習慣這麼做,也習慣被人這麼做,人與人越來越接近,這種「你不犯我,我不碰你」的習性也就成為一種現代文明的道德之一。

 

越在人多且擁擠的環境中,我們越顯得孤獨。

 

英國文學作家 Alain de Botton 在「宗教的慰藉」文中認為,我們的孤獨感,有一部分純粹是因為數目造成的,很久之前地球上人口並不如現在十分之一,隨著醫學、科學進步,衛生環境與習慣改變,人口數比起十八、十九世紀相對比起來成長數倍,過去的人為了生存不得不與周邊鄰居一同努力耕作採收,出門在外為了求生與陌生人合作渡河,而現在卻因為了自保而保持與他人接觸,甚至一句開心的問候也可能被解讀是不懷好意的禮數。

 

這種情況完全相反於我們獨處的時侯,獨處時我們渴望被注意、被留心、被問候。下班鐘聲敲完,結束一天的社交行程疲憊而回到家,處於空無一人的室內中,對比於冷冰冰的家俱,我們的體溫是唯一可以溫暖我們內心最大的依靠,但仍不夠,此時孤獨感油然而昇,急迫的打開電腦與人接觸,查看多少離線訊息,點選一個個未讀取的消息,只為證明「我還活著」給自己看。

 

好在這種交叉擠壓矛盾感能透過手機能為我們減輕點壓力,我們不用再等到孤獨感自口中溢出來再求救,隨時透過手機能與眾多四面八方的人產生更多互動,不用身處暗室也能感到被人群所包圍,我們可以緊握著它感到幸福,如此我們可以更孤獨的處於擁擠的人群中,怡然自得與線人群共處一個人的孤獨。

 

 文章嵌入FB(點我)